“吃饱了才能减肥”?

AgRP细胞在减肥中的因素

上一集里,关于减肥中不能受饿,引用的是心理学上的“驱动降低理论”,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其实也有证据。

2005年,包括法国国家科学院法国巴黎大学等几个实验室几乎同时证明,有一种AgRP细胞,会干扰生物的进食欲望。

简单地说,我们平时所谈的碳水化合物上瘾症等,可能跟我们体内的AgRP细胞水平调节有关。AgRP细胞增多,则有可能抑制不了吃东西的神经欲望,而且这种进食欲望不限于碳水化合物。

而健康行|细胞标准化技术,则有可能够维持AgRP细胞的稳定性。在健康行减肥过程中,教练会教会顾客持续保持进食的稳定性和代谢的稳定性,即便精神控制身体想不断吃东西,也能够得到满足。

但是遗憾的是,科学家们并没有拿健康行顾客进行过AgRP细胞变化的研究,所以也没有研究数据留下来。

不过从实例来看,使用健康行减肥,顾客们的食欲能够被满足,而且也能够健康减肥!

下面是摘抄的2篇关于AgRP细胞相关的文章,有兴趣的教练可以了解一下:


在小鼠大脑中,特别是下丘脑这个区域里,有一小群特定的神经细胞——AgRP细胞——如果杀死这些细胞,小鼠将立刻停止吃东西直到死亡,就是把食物送到它们嘴边也没有用。

几年之后,大家又反过来证明,如果用人工的办法刺激这一群细胞,小鼠就算是已经吃饱了,也会立刻进入大吃大喝的模式,进食量会有几十倍的上升,身体也很快会发胖。

在吃饭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生存本能起到了压倒性的作用。
而在大脑神经细胞的层次上,我们可以对这种本能行为给出更细致的解释。

AgRP细胞主导小鼠吃东西的行为
所以毫无疑问,这一小群细胞强有力地主导了动物吃东西这个行为的输出。

那么,这群神经细胞本身的活动是怎么被调节的,这里面有没有“自由意志”的成分呢?

简单来说,答案是没有。

这群细胞,就像是一个中心化的身体能量水平检测器,这个功能其实就跟手机屏幕右上角,那个小小的电池图标差不多,还更加先进和精确。它不光能持续监测身体能量的消耗情况,还能持续监测身体能量的剩余情况。

这群神经细胞是怎么做到的呢?比如,它会不断检测血液里葡萄糖的含量。

如果你听了咱们前面课程,应该还记得,葡萄糖是能量的来源,人体每一个细胞都能利用葡萄糖作为第一位的能量供应,而且有些地方还几乎只能使用葡萄糖,比如我们的大脑。

所以,一旦血液里的葡萄糖浓度下降到比较低的程度,我们就到了需要吃饭补充营养的时候。

而大脑中这些神经细胞,就能对葡萄糖有反应。血液里的葡萄糖越低,它们就越活跃。

除了检测葡萄糖,这群主导吃东西的神经细胞,还会检测身体中别的能量来源。比如脂肪,比如肌肉和肝脏里储存的糖,甚至我们刚刚吃下去,在消化系统里还没有完全消化的食物。

而这群AgRP细胞,能持续地检测所有这些来源的能量消耗了多少,还剩下多少。最终整合起来,如果确实能量不够用了,这群细胞就会活动起来,给我们的大脑一个清晰的信号,两个字——饿了。

所以,动物感觉饥饿,然后填饱肚子这件事,还真就不需要什么高级认知活动的参与,更不要说自由意志了。


Palatability Can Drive Feeding Independent of AgRP Neurons

Summary: Feeding behavior is exquisitely regulated by homeostatic and hedonic neural substrates that integrate energy demand as well as the reinforcing and rewarding aspects of food.

Understanding the net contribution of homeostatic and reward-driven feeding has become critical because of the ubiquitous source of energy-dense foods and the consequent obesity epidemic.

Hypothalamic agouti-related peptide-secreting neurons (AgRP neurons) provide the primary orexigenic drive of homeostatic feeding.

Using models of neuronal inhibition or ablation, we demonstrate that the feeding response to a fast ghrelin or serotonin receptor agonist relies on AgRP neurons.

However, when palatable food is provided, AgRP neurons are dispensable for an appropriate feeding response. In addition, AgRP-ablated mice present exacerbated stress-induced anorexia and palatable food intake—a hallmark of comfort feeding.

These results suggest that, when AgRP neuron activity is impaired, neural circuits sensitive to emotion and stress are engaged and modulated by food palatability and dopamine signaling.


本文由健康行网站原创,版权所有,原文地址:

http://jiankangxing.com/archives/556

健康行(Healthpointe 2.0)方案由成功系统(网络21)向林多拉(Lindora)购买版权获授权使用。本站内容只代表本网观点,不代表网络21和林多拉。

健康行(又名细胞标准化、终身纤体)在具体实践中很有效地辅助调理了高血压、II型糖尿病、痛风等慢性病症状,并且健康行网站有众多专业减肥教练,咨询减肥,找回健康。在本站上方可以找到健康行教练的联系方法。

想要第一时间收到本站的更新,只需要在点击下面的图标,填写电子邮件地址,有最新文章就会投递到你的电子邮箱: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健康行|细胞标准化网站的精彩内容:或者或者点击此处订阅健康行|细胞标准化邮件列表====》健康行邮件列表

本站的微信公众号:

此条目发表在点评减肥方法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